您好 , 欢迎光临中国水产商务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热闻评论  >  正文
一只虾子遗书:死了也罢了,还加上偷死罪名
2014/7/18 15:24:15  来源:中国水产论坛  作者:

 

核心提示:
我们的名字叫“南美白对虾”,最近两年身价倍增,这个应该是老百姓们相中了我们的色香味,让我们也有幸成为了餐桌上的宠儿,当然在养殖界我们也备受推崇。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这是一篇在微信上看到的文章,现转过来以飨中国水产门户网网友,看完、乐完再反思。 
 


    我们的名字叫“南美白对虾”,最近两年身价倍增,这个应该是老百姓们相中了我们的色香味,让我们也有幸成为了餐桌上的宠儿,当然在养殖界我们也备受推崇。 
    不幸的是,我的老板们为了money,不断的缩小我们的生活空间,越来越多的兄弟姐妹住在了一个狭小的池塘里,那真不是一般的拥挤,不知道哪个新来的老板,很大方的给我们的新家铺了一层黑薄膜,却让我们一个屋子同时住上几十万哥们姐们,在我们还小的时候老板给我们吃得都是高蛋白的好饲料,可惜的是好东西给得太少啊,老板讲究节食养生、说这样会安全啊、防病啊,要控料。我们呀实在饿得受不了,就拼命抢吃的,个头稍微大点的哥们占了上风,让我们这些小弟眼睁睁的在一边等着他吃剩下,好不容易轮到我们了,却发现饲料被海水啊浸泡的没了营养,不吃吧,饿得慌,吃了吧,消化不良,真是叫一个心痛,要怪就怪妈妈没有给我优良的基因,让我输在了起跑线上。 

     后来,瘦弱的我们历尽千辛万苦艰难得长大了,在一个月圆之夜,我们计划换新装、长身体,迎接新一轮的日出。但是有句老话说得好,白天不懂夜的黑啊,到了晚上,我们需要充足的氧气、舒适的环境的时候,我们这老板却不懂得给我们多开几台增氧机,又不把池底的残饵粪便处理掉,搞得池塘里面是又闷又热又臭,完全喘不过气来。我的几个小兄弟身子骨比较单薄不幸就中了招,昏迷了过去。没办法啊,只能是跟老板抗议,我们组织起来,聚集在一起,排列成整齐的队伍,沿着光滑的池塘四周,游行啊示威啊,虽然我们被气得两眼变色、八肢发红,但是老板对我们的游行毫不紧张,回到料房,给我们加了丰盛的“最后的一餐”,我靠,老板啊,我们这样像是饿得吗?身后的几个老大哥比较冲动,竭尽全力跳出水面,在接二连三的抗议中一命呜呼。 
     早晨老板来巡塘,检查我们的衣食住行情况,却发现人员精神恍惚,检查料台,发现了我们几个小伙伴们的尸体,然后长叹一声:“哎,又TM给我偷死。” 

    作为虾米的我们想说:要是能安逸、舒适的活着,谁TMD想死啊,死了也就罢了,你还给我加个“偷死”的罪名,你让我们虾兄虾弟如何是好? 

    后来听说几个气性大的老哥,被老板的言辞中伤,神经错乱,仰天长啸:“我去年买了个表”随即自刎而去。

 

 

一条南美白对虾的遗书:死了也就罢了,你还给我加个“EMS””的罪名!
   修正版——作者:海南正强生化技术有限公司朱行超


      我们的名字叫“南美白对虾”,自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就从遥远的美洲来到中国定居。我们的生存能力不错,就像野草一样到哪—不管是海水还是淡水都能长得好!加上最近两年身价倍增,这个应该是老百姓们相中了我们的色香味,让我们也有幸成为了餐桌上的宠儿,这理所当然在养殖界我们也备受推崇。唉!上帝是公平的,这不给我们配了盔甲还要我们自己换才能长大,每次换完盔甲累得都动弹不得,要是不小心摊上不良环境,我们就要被淘汰大多数!不幸的是,我的老板们为了money,不断的缩小我们的生活空间,越来越多的兄弟姐妹住在了一个狭小的房子里,那真不是一般的拥挤,加上我们的生活习惯不好—随地大小便,搞得环境又脏又臭!要是好老板看到这样,又是装空调(增氧机)又是空气清新剂(水质改良剂)改善环境,还请了清洁工(微生物制剂)帮忙打扫卫生。就这样我们还能更换盔甲。要是碰到缺德老板安了空调又不给用,搞得又闷又热,虽然也请清洁工,但清洁工看到这么脏臭环境,待遇又差,干脆就装死罢工不干,这样环境我们根本不敢也不能更换盔甲!
     在我们还是婴儿的时候,老板就给我们吃好喝足—不管是天然的还是人造的都是高蛋白的好东西,可惜的是好东西给得太多啊,老板说这样我们会长得快啊!却不知会把我们肠胃撑坏了得了拖便,更严重的是高蛋白的好东西既然我们利用不了就拉到生活环境中搞得环境又毒又臭,又伤害我们的肝脏(肿大发红)。好心老板请来医生给我们打针吃药,我们众多的兄弟姐妹虽然历尽千辛万苦艰难得长大了,但十之不存二三,还捞上病根。
     后来,我们长大一点又搬了新家,虽然住的宽敞一点,但却是茅草房,挡风遮雨的功能太差了。前面说过我们适应能力不错,平时对环境的好坏是不怎么在意,虽然会有点小毛病但总能捱得过去!但已捞下病根的我们已不能再适应恶劣环境了,就算历尽千辛万苦艰难得捱过去,在一个月圆之夜,我们不得不换新盔甲、长身体。但是有句老话说得好,白天不懂夜的黑啊,到了这时候,我们需要充足的氧气、舒适的环境,我们这老板却不懂得给我们多开几台增氧机,又不提前把池底的残饵粪便处理掉,搞得池塘里面是又闷又热又臭,完全喘不过气来。我的几个勤快性急兄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换新盔甲不幸就中了招,光荣牺牲。没办法啊,只能是跟老板抗议,我们组织起来,聚集在一起,排列成整齐的队伍,沿着光滑的池塘四周,游行啊示威啊,虽然我们被气得抽筋、盔甲发红、两眼变色、八肢发红,但是老板对我们的游行毫不理会,回到料房,给我们加了丰盛的“最后的一餐”,我靠,老板啊,我们这样像是饿得吗?身后的几个老大哥比较冲动,竭尽全力跳出水面,在接二连三的抗议中一命呜呼。
    早晨老板来巡塘,检查我们的衣食住行情况,却发现人员精神恍惚,检查料台,发现了我们食欲不振、空肠空胃,同时还有我们几个大哥大姐的尸体,然后长叹一声:“哎,又TM给我EMS。”
    作为虾米的我们想说:要是能安逸、舒适的活着,谁TMD想死啊,死了也就罢了,你还给我加个“EMS”的罪名,你让我们虾兄虾弟如何是好?
     后来听说几个气性大的老哥,被老板的言辞中伤,神经错乱,仰天长啸:“我去年买了个表”随即自刎而去。

    在中国水产门户网上看到的,转过来并有所改动让大家乐一乐,乐完再反思。

 

主办单位:山东省海洋局  承办单位:山东海洋与渔业信息协会  运营商:大众网  技术支撑:直线网络

本站主域名:chinaaquatic.cn    信息反馈QQ:100080028 617000077 200966668

水产商务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0 鲁ICP备11016616号-4

二维码